目前日期文章:20151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日前衛福部通過Pertuzumab (P)和 Tratuzumab (H) 及Docetaxel (D) 併用於乳癌先標靶治療再手術的適應症

早在2年前,美國FDA便已通過該適應症,主要是根據2個2期的臨床實驗: NeoSphere 和TRYPHAENA。

讀文章之前,先了解PCR的定義及意義。

PCR有3種 :

1. PCR (breast) :指標靶治療再手術,結果乳房化驗已沒有侵犯癌,但乳房可有原位癌。

, , , , , , , ,

陳豐仁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第一次住院,是在今年9月底,是為了開刀。

開刀前的影像顯示,膽囊附近有不正常的陰影,附近淋巴腺腫大,再加上腫瘤指數也升高,有可能是膽囊癌合併淋巴轉移。雖然我知道良性的發炎也可能會有相同的變化,但內心不祥的預感,就是揮之不去。如果真的是膽囊癌合併淋巴轉移的話,怕沒多少時日可活了。

我盡量裝得很堅強,一直到開刀的當天早上,才把來日不多的可能性跟老婆講。有些話,現在不講,或許永遠就沒有機會了。想不到,短短幾句話,像天長地久,竟是無語凝噎。原來,自己實在遠比自己以為的還要脆弱許多。

死亡可怕之處不在死亡本身,在於死亡會讓你會和所愛的人分離,無論你是多麼的不捨。

老婆的眼淚,讓我有勇氣進入冰冷的手術室,因為我相信,未來一定還很長。

手術清醒時,第一眼看到的,還是老婆的眼淚, 只不過,這是高興的淚水,因為我聽到老婆邊哭邊講: 是良性的。

終於,我和老婆還有長遠的未來。

然而,日子在喜悅中渡過,另一個幾乎致命的襲擊卻悄然掩至。

就在手術後的第十二天,我在主臥室,突然一陣劇烈的腹痛,我只能躺在床上,痛得幾乎連呼吸都不行,更不要說大聲呼救。

妻和小兒子就在客廳,我卻無法呼叫? 靈機一動,拿起我的手機,撥給老婆,但一句話也說不出,只有呻吟。

, , , , , , ,

陳豐仁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