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,吞了一條胃鏡,拔掉總膽管支架,並做膽胰管核磁共振。隔日,又吞了一條更粗的胃十二指腸鏡,換了一條更粗的總膽管支架。做完時,全身大汗淋漓。本想過兩天就可以快樂的出院,不意又發燒,如今,還躺在醫院中,滴抗生素,終日昏昏沉沉。中間清醒的時刻,百無聊賴,只得敲敲鍵盤。

門診因為我這突發狀況,又勞煩了很多人幫我善後,感謝淑英小姐熱心地安撫因我生病而焦慮的病友;感謝門診護士幫我照顧病人;感謝醫院同事幫我聯絡病人;感謝施宜君醫師幫我代夜診;更特別感謝我們的院長,一口氣幫忙頂了兩節門診,點滴在心頭。

再說說我那可愛的老婆大人,星期五因照顧我而徹夜未眠,隔日我再用上抗生素後,病情趨穩,下午四時許,她終於睡著了,睡得如此香甜,動也不動。我看她睡在狹窄的沙發上,根本無法翻身,幸好她累斃了,否則,我很怕她會掉下床。

在我睡著之前,踢被聲,打呼聲,聲聲入耳。這是一個很神奇的體驗,在清醒的狀態下,整整六個多小時,看著你最心愛的人,聽著她動聽悅耳的鼾聲…..不禁讓我想起高中時代讀的一本散文:野鴿子的黃昏。作者王尚義在書中描述他走在滿地落葉的林中,乾燥的樹葉因踩踏發出的劈啪劈啪聲,這樣寫著:「我的足下踩響宇宙的每一聲讚嘆。」

是啊,我老婆的打呼聲,每一聲也都是宇宙的讚嘆。

, , , , , , , ,

陳豐仁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